您所在的位置是: 新闻资讯 > 国际动态 > 国际档案工作
奥地利档案工作者专业培训和专业流动问题
奥地利档案工作者专业培训和专业流动问题
作者: 来源: 2012年01月05日

    维也纳市档案馆

    前言

    目前,档案专业培训的形式呈现出不断变化的特点,这也是这个时代社会迅速变化的一个显著特征。技术的变化虽不是出现这种现象的唯一原因,但也是主要原因,这种变化也使档案工作者的专业工作环境有所改变。虽然在此次圆桌会议上不再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但我还要强调指出现代档案工作者不仅仅要熟悉计算机应用程序和电子数据处理技术,还要具备筹备将详细资料长期归档及各方面的工作能力。

    学校培养的档案工作者

    总的来说,历史学学位是对奥地利的学校培养的档案工作者的主要要求之一。另外,我国对档案工作者还有特殊的培训要求,例如在奥地利历史研究学院参加为期三年的培训,到目前为止,它仍是一个大学以外的进行有组织地研究和教学的机构,但地点是在维也纳大学里面,于1854年根据法国ècole des chartes成立。为了履行波伦亚进程(Bologna Process)的规定——这个进程旨在将该培训与欧洲的所有大学系统之间设立更为和睦的关系,成为大学系统的一部分——近年来我国开始着手采取研究生这种形式。然而,这种改革(如果可以称之为改革的话)还没有取得最后结果,并且也很难预料结果。到目前为止,在奥地利历史研究学院举办的专业培训有非常高的声誉,特别是在奥地利省级档案馆领域,这种培训形式受到了得到很多人的认可。自1954年以来维也纳市政府的决议规定,在维也纳及其档案馆(维也纳城市及省档案馆,或者简称为维也纳城市档案馆)工作的人必须参加过上述培训。另外,过去几年中,维也纳市档案馆建立起了一个用于培训年轻的新的档案工作者的导师系统。有经验的档案工作者对年轻的同事进行为期大概半年的培训。实践证明,这种培训系统对于档案事业具有重大价值。另外还不应忘记,几个奥地利档案馆与奥地利历史研究学院之间也有密切的合作关系,该学院的培训课程使档案工作者获取档案工作领域实践经验提供了可能性。因此,在不同档案馆工作的档案工作者都有可能参与新一代档案工作者的培训工作。

    档案馆中的高中毕业生

    通常,对于这个层次上在奥地利档案馆工作的人们来说“在职培训”是最重要的。由于“市场”需求很小,在奥地利没有为高中毕业生专门设立档案培训学院。然而,奥地利档案工作者协会一直致力于提供更好的专业培训机会。前些年他们编纂了一本特殊的手册,对初步介绍档案工作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但是需要承认的是,这本小册子的发行面并不广泛。去年,奥地利档案工作者协会成立了一个专业培训和继续教育特殊工作组。以瑞士为模型,这个工作组形成了关于基本课程的理念,并将于2007年首次推出。适用对象是在奥地利各个档案馆工作的同行们。可以预期,不仅仅是大型档案机构,而且较小的城市和社区以及教堂所属的档案馆都会对此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在维也纳城市档案馆,在这方面的采取的措施是上面提到的“在职培训”,多年中取得的经验也非常有价值的。我们说过,没有为高中毕业生开设专门的培训。公共服务法将所有这些同行都归为大的行政服务一类。另外还需要强调,由于管理责任需求范围的扩大,比如个人管理、出于控制目的对各个部门进行计算机管理,这些同行们的工作越来越集中在管理领域,同时却妨碍了档案工作的主要活动,特别是最近些年。奥地利并不存在与在德国举办的名为“Diplom-Archivar”培训形式相类似的活动。在埃森施塔特举办的名为信息管理高等教育学院的为期四年的培训课程所针对的是一种不同教育的目标。学院的网站上有该培训课程的定义。我摘引如下:

    本学院的信息管理高等教育,即学士学位,是面向国际的信息专业工作人员的。获得学位的人能够以专业方式利用信息及通信技术向人们提供信息。具备学士学位的人可以担当在线数据库提供者、文献资料工作者、大型工业公司的图书馆馆员或知识管理员的工作,还能参与国际律师和执行顾问团的工作。

    档案馆中的打字员和办公室职员

    因为档案工作需要很大的“书写量”,所以档案馆工作人员中这部分人的工作非常重要。至少对不同的附属服务来说这种协作是必不可少的。截止到去年,奥地利在这方面采取的措施是为办公室的新人、而且将来还要从事档案工作的人进行普遍培训。自2005年以来,奥地利为图书馆、文献资料、档案馆的助理员设立了一种新的专业类型。大多数对这种新专业感兴趣的年轻人都在图书馆接受培训。施蒂里亚省档案馆和我所在的档案馆都是最早展开这种培训的档案部门。虽然已经过去半年的时间,我们仍不能对这些所付出的努力能得到多少回报进行明确的评估。至少直到现在各方面的进展形势良好,正面成果占大部分,有希望将来有更多的档案馆中从事不同专业的同行能够参与。

    档案馆中的修复员

    根据我们此次研讨会的题目,档案馆中修复员的工作不应受到圆桌会议忽视。近来,修复工作的重点不再是单个文件的修复需求,这种工作可以交给私营修复者或专业公司去做。更重要的是要有专家,评估保存条件或大批量修复需求及采取行动。特别是在这个领域,“专业流动”可以准确地被表达出来,并且与专业修复人员密切相关。

    以维也纳市档案馆为例:很多年以前我们就有自己的修复室,有两名工作人员,一名是受过专业培训的修复员,另一名是书籍装订员。过去几年中,修复员及其所在部门的工作内容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库房中的温湿度控制、馆藏状况进行长期评价(在维也纳,这种评价更为准确,因为2001年档案馆搬迁了新址)、馆藏去酸工作的准备,实施和检测、向各种展览会出借档案资料并提出专业建议。在德语国家,修复员的学院培训课程只限于斯图加特,在维也纳,专业的纸张修复人员也不多见。自2000年以来,维也纳市档案馆的修复室的主任一直是由来自德国Bundesrepublik的一名受过学院培训的修复员担任。

    档案工作者的专业流动

    关于档案工作者的专业流动问题——此处我专指本文中提到的第一批同事,即受过学校培训的档案工作者——接受过类似的资格的培训课程是必要条件。从奥地利档案工作的情况来看,档案馆要求工作人员具备历史学学位,很多情况下还要接受过档案学方面的培训。实事求是地说,从Archivschule Marburg或Bayerische Archivschule München毕业的德国同行们的确具备必要的资格。但我们要认识到一些更为实际的因素。在我国,熟悉德语和各种档案馆藏使用的语言是从事档案服务工作所要具备的另一个前提条件。对于不同的档案馆,深入了解档案馆藏中所反映的历史变革也是一个重要条件,例如,对维也纳城区历史的充分了解对于维也纳市档案馆的任何工作都很重要。

    最后我想说一说我国档案工作者工作规定执行方面的问题。再以维也纳市档案馆为例:2000年维也纳议会通过的奥地利省档案法中的一部分内容是关于受档案馆自行制定的正式通知保护的馆藏的利用。这种权限是我国公共服务法强制执行内容的一部分,只有具有奥地利公民身份的公务员才有权实施。    (李红/译)

责任编辑: